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禹族

正文 第293章 黑術士關門放狗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禹木取出紙筆,將兩旁的店面都做了記錄。7k7k001.com

    “剛才我們一直沿著街道往前走,路口也沒拐過彎,對不對?”禹木向小食靴鬼問道。

    “嗯,照理來說,再過兩條街應該就能到目的地。”小食靴鬼回道。

    “我們向前邊再走一次,看還會不會回到這里。”禹木建議道。

    走過路口,右手邊是一家雞鴨肉店,旁邊蹲著幾只食血鬼。

    食血鬼形似蛤蟆,身形瘦小,就跟沒吃過飽飯一樣,后肢鮮紅,前肢灰藍,嘴里吐著細長的綠色信子,喜歡在肉攤旁邊找肉吃。

    這些家伙雖說單個的攻擊性不強,但是它們喜歡成群出沒,像土狼一樣兇殘,因此也沒多少鬼愿意招惹它們。

    肉店前邊沒多遠,便是一處奇怪地西方建筑,跟四周極其不搭。

    “這里我們也已經來過了,看來是真得迷路了。”禹木說道。

    這棟建筑幾個人印象都十分深畢竟,一條小巷子里杵著這么大一家教堂,怎么看都不正常。

    “不會就是這里搞得鬼吧?”墮天眉頭一皺。

    她最討厭沒人下套,算計了,氣沖沖走到教堂前。

    “你們退后。”

    禹木抱著小食靴鬼往后退了兩步,干咳兩聲“那個,也不一定就是這里出的問題,要不往前走走再說?”

    墮天沒有搭話,雙腳岔開些距離,擺出一副“搞大事”的架勢,左手一舉。

    “靈能爆破!”

    簡單的一個響指,在墮天手中就像是引爆了一枚c4

    教堂的大門直接被炸飛出去。

    “咱就不能輕點嗎?”

    禹木連忙拉著墮天閃了進去。

    搞這么大動靜,還大搖大擺站在街上,一看就是不良分子。

    墮天晃了晃手腕,嘿嘿笑道“好久沒活動了,手指差點抽筋。”

    “無憑無據,就這樣闖進這種地方,你怕不是失了智了吧?”禹木無語道。

    “拜托,我炸門的時候你也在旁邊好嘛?也是你拉我進來的對吧?怎么看,這件事你都是主謀。”墮天胡攪蠻纏道,“再說了,你看看這間教堂,陰森森的,到處都是污濁之氣,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經地方。”

    “懶得理你,街上好像沒什么鬼過來,先出去再說。”

    禹木剛才把墮天拉進來,純粹是怕被街上的鬼注意到,惹上麻煩,這會兒見沒有引起太多“關注”,教堂又處處透著詭異,還是覺得出去為妙。

    “彭!”

    可就在這時,一道巨大的木門,突然砸了下來,擋住了出口。

    “墮天,門不是被你炸飛了嗎?怎么又降下來一道?”

    “鬼知道,你說正經地方會準備兩道大門嗎?”墮天掃了一眼四周,冷哼道,“到底是什么人?別裝神弄鬼的!”

    “燈起。”

    隨著一聲指令,教堂大堂兩側十數盞油燈齊齊亮了起來。

    小食靴鬼望著四周的油燈,眼中滿是驚恐,一個勁兒的發抖。

    “阿肥,你怎么了?”禹木連忙問道,“是不是你肚子里那家伙在搞鬼?”。

    “大哥,藥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我可什么都沒干。”腹鬼突然說道。

    “這里的燈,不對勁兒,這不是幽冥界的燈火,好像是外邊的火。”小食靴鬼縮著脖子說道。

    “不是吧,你可是鬼哎,怎么還怕活人的東西?”墮天輕聲壞笑道。

    “鬼最怕的就是外界的火焰,我們常年生活在這幽冥界,用得都是‘死火’,沒有一點生氣,對我們也沒有傷害,但是,外邊的火焰和這里的不同,會燒灼鬼的靈魂,就連黑白無常在外界勾魂也會繞著火焰走。”

    墮天和禹木都不是通過正常途徑來到這幽冥界,所以對于這些火焰并沒有感覺。

    將小食靴鬼放在墻邊,禹木站在她身前,沖對面輕聲喝道“冒昧打擾,還請見諒!”

    “冒昧?”

    教堂側面,一個披著黑袍子的男子走了出來,手中是一支做工粗糙的木杖。

    那人帶著帽子,看不清臉,但是瞧著年紀已經不小。

    “裝神弄鬼,說,是不是你在戲弄我們?”墮天見他遮遮掩掩,質問道。

    “兩個小娃娃帶著一只小鬼兒闖我教堂,毀我門面,倒說我戲弄你們,是不是有些講不通?”

    看著眼前被墮天轟爛的大門,禹木賠罪道“是我們唐突了,損失我們會賠償的。”

    “賠什么賠,你嫌錢多沒地兒花是么?”墮天叉著腰,喊道,“我不是說了嘛,這貨也不是什么好人,就算不是他讓我們在外邊轉來轉去,也沒必要給他好臉看。”

    禹木掏出《百鬼名錄》,翻來翻去,也沒找到披著黑袍的鬼。

    百鬼中屬冥鬼最為常見普通,和常人的外貌也最接近。

    禹木將冊子一合,問道“你是冥鬼?”

    “閻王老兒差人做的冊子,已經做完了嗎,是不是就是你手里的那本?”

    “是又怎么樣,不是又怎么樣?”墮天的直覺告訴自己,眼前這個人絕對不是什么善類,因此言辭甚是凌厲。

    “小丫頭的嘴還真是利。”黑袍輕輕笑道,“這門也不用你們賠了。”

    黑袍說話間,手中木杖一揮,便見那破碎的木門飛了起來,地上的碎屑不斷向著中間匯聚,不多時,竟然恢復如初。

    被修復好的木門,慢慢飛到禹木幾人的頭頂上。

    幾人連忙向著旁邊閃了幾個身位。

    “不礙事,這扇門已經就當備用的好了。”黑袍緩緩說道。

    “合著你弄兩道大門,就是這么用的?”墮天冷哼道,“真是有夠無聊。”

    “在這幽冥界,有時候也實在是下閑得無聊,不找點事情做,總怕身子會生銹。”黑袍語氣平和地說道。

    禹木壓低嗓子,向墮天問道“人家說話一再相讓,絲毫沒有為難的意思,我說你是不是看走眼了?”

    墮天擺出標志性假笑,說道“那你倒是問問這貨會不會讓我們走。”

    “問就問,我還不信,你每次看人都這么準。”禹木轉過頭,拱手道,“前輩,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

    “自然可以。”黑袍輕聲道。

    “你看,我就說你看走眼了吧。”禹木嘚瑟道。

    道了聲謝,禹木回身推了兩下門,發現門鎖著。

    “門方不方便開一下?”

    “留下該留下的,門自然就會開的。”黑袍笑道。

    禹木眉頭一皺,問道“留什么?”

    墮天從進到這教堂就知道這貨絕不會輕易放他們走,問都懶得問,已經沖了上去。

    “別急。”

    黑袍木杖一揮,地面冒出四跟木柱,纏住了墮天的手腳。

    “墮天!”

    見黑袍出手,禹木連忙去幫墮天,腳下根本走不動道兒。

    回身一看,自己的腿和身后的小食靴鬼都被一根根硬木柱固定在了地上。

    這木柱就像是房梁上的木頭一樣,但是行動時極其柔軟,一旦纏在身上,就會變得十分堅硬。

    “你到底想干什么?”禹木質問道。

    眼前的黑袍雖說限制了墮天和自己的行動,卻始終沒采取什么極端措施,之所以出手,也是因為墮天先動的手,所以,禹木到現在也沒打算動粗。

    “我說過了,只要二位留下該留下的東西,就可以離開。”黑袍回道。

    “別賣關子了,有話一次說完,別讓我們的傻木頭再對你抱有什么幻想了。”墮天也不打算掙扎,她知道,禹木還沒跟她站到一條線兒上。

    “那我就直接說了,把那本名冊和身后的小鬼兒留下,你們就可以離開。”黑袍嘴角微微上揚,“你們本來就不屬于這個世界,這兩樣東西也和你們沒有關系,不是嗎?”

    身后小食靴鬼躲在禹木身后,一個勁兒的發抖,也不知道是在怕那些火焰,還是在怕對面的黑袍。

    禹木撫摸著她的頭,安慰道“沒事兒的,我們不會把你交給怪大叔的。”

    中指“水滴戒”一閃,《百鬼名冊》和小食靴鬼便消失在了眼前。

    “你要是只要《百鬼名冊》,興許我就送你了,但是你連阿肥都不放過,這就過分了吧?”禹木松了松拳頭,冷眼相對,猛一跺腳,震斷了纏在腳踝的木樁。

    “非得說到這份兒上,你才開竅嗎?還真是塊傻木頭。”墮天無奈搖頭,背后羽翼散落,向著四周木樁斬去,轉瞬便將之切成了碎末。

    翩翩飛舞的羽毛,聚在身前,化作一把鬼羽劍。

    凌厲的羽毛散在劍鞘之上,變得十分柔軟。

    墮天拔出鬼羽劍,只見劍身純白,黑羽刻紋錯落有致。

    “教堂里既然是‘生火’,想必你也不是這幽冥界的人吧?”墮天執劍直指,眼中透著一股肅殺之氣。

    “什么算幽冥界的人?能進來的便是這幽冥界的人,不是嗎?”黑袍攥了攥拳頭,語氣變得陰冷,“你們難道就是這幽冥界的人嗎!”

    “我們是進來干正事的,你是干嘛的?”禹木捏了捏拳頭,現出了自己的痞子相。

    “等你們活下來再問吧。”

    黑袍轉過身子,不打算再聊下去,木杖一揮,滅了教堂的燈火。

    “殺了他們,把戒指搶過來。”

    留下這一句,黑袍便消失在了教堂。

    黑漆漆的教堂中,氣氛變得濃重起來,墮天提醒道“剛才我在教堂外邊就感覺這里邊死氣很重,但是進來以后就沒那種感覺了。”

    “現在呢?”

    “漫天的死氣……”

    黑暗之中,只見教堂座位的縫隙中,點點幽藍的光若隱若現,伴著滲人的信子聲。

    “蛇的眼睛有這么亮么?”禹木問道。

    “這鬼地方,什么都有可能出現,快走!”

    兩個人見對面起碼得有上百只惡鬼,凝了魂力,向著身后的木門轟去。

    “這門被下了禁制,一時半會打不開!”

    禹木連忙取了點火,沖著地上扔去。

    幽藍的火焰在地上一直滾到盡頭。

    只見對面全是瘦骨嶙峋的獨眼貓和穿著綠衣、長著爪子的棕皮蛇。

    “快點,墮天!”

    墮天反手執劍,奮力向著木頭刺去。

    “萬法皆破!”

    只見門上光芒一閃,禁制便煙消云散。

    “動手!”墮天喊道。

    “給我開!”

    禹木凝了真氣,一擊肘擊,發出瑟瑟風聲,向著木門砸去。

    “轟!”

    木門在這沖力之下,直接被砸出一個口子。

    “你就不能把洞砸大點嗎?”

    “砸大了一會兒怎么堵?”

    禹木拉著墮天出了教堂,搬起一旁的石像堵在了門口。

    “這能堅持多久?”墮天皺眉問道。

    “堅持一會兒是一會兒吧,快走!”

    “左邊還是右邊?”

    “左邊!”

    禹木拉著墮天,飛身向著左邊街道跑去。

    “這邊不是來的路嗎?”墮天連忙問道。

    “沒事兒,都一樣。”

    禹木跑了沒多遠,突然停了下來,撿起兩塊石頭,拿在手中。

    “怎么不跑了?它們可都出來了。”墮天瞟了一眼滿街道的貓鬼和蛇鬼,嘿嘿笑道,“你不會是想跟它們正面剛吧?我一會兒在樓上給你加油,好不好?”

    “正面剛?我現在身上連把刀都沒有,拿什么剛?要不把你的劍借我?”禹木面對大軍壓境,依舊沒有動身。

    “才不借你呢,你自己想辦法!”

    眼看惡鬼已近,禹木兩塊石頭快速丟向肉攤旁邊的小巷子里。

    “啪啪!”

    石頭正好打在低頭“吃飯”的食血鬼身上。

    幾雙兇狠的目光落在禹木身上,顯然,禹木成功引起了它們的注意。

    “喂,你不會想靠這幾只小鬼兒跟后邊的大軍干吧?”墮天嘴角一抽,感覺禹木要涼。

    “快閃!”

    眼瞅著食血鬼沖了過來,禹木拉著墮天鉆進了肉店,從后窗跳出,躍上了房頂。

    貓鬼和蛇鬼大軍見二人在街角轉了彎,便向著肉店旁邊的小巷沖去。

    食血鬼一看自己地盤上來了這么多不速之客,發出聲聲警戒的嚎叫。

    “這么幾只食血鬼,還不瞬間被滅?”墮天皺紋問道。

    “等著。”禹木小聲回道。

    很快,不遠處的街道,也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嗷叫聲。

    “這是什么聲音?”墮天好奇地問道。

    “這是食血鬼在傳訊,它們一旦受到攻擊,就會向同伴發出訊息,請求幫助。”

    墮天扭過頭,才看到還有一只鬼就在不遠處的房頂上站著,皺眉問道“你是……誰啊?”

    4747037486957194

    。網址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36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