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恐怖靈異 -> 木葉的奇妙冒險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剛柔合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第六門景門開!”

    還沒等油女取根和山中風反應過來,猛烈的蒸汽已經將整條走廊鋪滿,而在綠色蒸汽的正中心,寧次緩緩睜開了眼睛,用看死人的目光望向他們。swisen.com

    “狂經絡”,通過柔拳一系特有的柔和刺激方式來刺激“穴位”,從而激發人體潛力。

    “八門遁甲”,通過剛拳一系特有的強硬手段來解開體內“經絡”的束縛,從而激發人體潛力。

    百川歸海,殊途同歸,雖然“柔拳”和“剛拳”一系在體系上南轅北轍,可是到頭來卻發現在很多方面都有著奇妙的共同點。

    但至今為止,還從未有人能同時將這兩系的精髓融為一體,寧次還是第一個。

    “接下來,你們會看到的即是柔拳也是剛拳,不過它的本質顯然只是殺人技。”

    說著說著,一個只有寧次自己能看到的巨大八卦陣圖開始浮現在了他的身后,可是和之前不同的是,在這面陣圖的內部卻出現了一只鳳凰的影像。

    同時,寧次想起了傳授這招給他的那位第三班指導老師的話。

    “想象全身的關節都各自開始旋轉,把全身爆發的勁都集中到肩膀以上,這么一甩,呼哈!然后拳頭以半握狀態快速旋轉這樣,啊噠!就能夠以極快的速度擊出火焰了。”

    “凱老師,能說得清楚一點嗎?”

    “總之就是靠信念!用信念去引燃你的青春和熱情吧!啊哈哈哈哈哈!”

    你說這個誰懂啊?聽到凱老師對于這招的“講解”后,那時候的寧次只覺得自己腦門上落下了一滴冷汗。

    不過或許也是因為凱這不清不楚的講解逼著寧次往這招里添加了更多柔拳系的技巧,反倒使得這招達到了新的境界。

    此時寧次一掌擊出,然而在掌已經停下之后,緊接著的破風聲才延緩傳遞了出來。www.6zzw.com

    在這一掌結束后,一抹熾熱的焰色卻從其掌中飛出,朝著不遠處的油女取根和山中風沖去!

    什么!他憑借超過音速的掌擊揮動來點燃“八門遁甲”的查克拉蒸汽,然后將這股烈焰轟向我們?

    躲開了這仿佛包含著怒火的一擊后,油女取根突然醒悟了過來,他似乎曾經聽說過木葉里頭某位精通“八門遁甲”的體術高手有一招如此華麗的拳技,其名為

    “朝孔雀八卦式!”

    就在下一刻,和剛才那樣仿佛在熊熊燃燒著的掌擊猶如天女散花般從寧次的掌中推出!其手臂揮動的動作之快甚至已經產生了仿佛消失的效果!

    “朝孔雀”,擊出高速的正拳和空氣摩擦引燃查克拉產生火焰,利用擊打空氣形成的沖擊波和火焰對對手造成連續的打擊,由于高速攻擊產生的火焰在空中會形成如孔雀開屏般的景象而得名。

    油女取根也只是聽說過這招,可是當真的看到那猶如孔雀開屏般朝這邊散落而來的無數拳焰時,他才知道這種神技有多么危險!

    “心轉身之術!”

    可畢竟這兩位來自“根”的忍者也不是什么笨蛋,于是就在寧次的攻擊剛剛形成的同時,老早就瞄著他的山中風也立即使出了自己的家傳秘術!

    將靈魂通過秘術釋出,占據他人的身軀,這種術雖然沒有實際性的攻擊力,但在這種二打一的情況下只要命中了就能直接取勝。

    日向寧次,你的體術實力的確高超,但在施放“朝孔雀”的瞬間你的身體會停留在原位,所以我的術不可能會哎?

    本來按照山中風的想法,在使出“朝孔雀”這種大招時寧次是不可能移動的,可在下一刻,當他的靈魂跨越數十米的距離沖入了洶涌的“火堆”之中的時候,在那里卻空無一人!

    怎么可能?他的人哪里去了?等等?地下這個大洞難道是!

    這時,山中風的靈魂似乎看到在原先寧次站著的地板上出現了一個圓形大洞,而這個大洞的邊緣還能看到明顯的斷裂痕跡。

    這家伙居然在之前就在站立的腳下挖了一條痕跡,并且出招的同時計劃好了通過招式的反作用力來讓自己往下陷到下一層?

    好算計,好手腕,好小子。

    在被“朝孔雀”的火焰拳勁吞噬之前的最后一刻,山中風的靈魂最后看了一眼那個大洞,心中只剩下了無比的懊惱。

    團藏大人保重。

    事到如今,山中風和油女取根也沒了別的辦法,只能無奈地在這狹窄的通道之中被“朝孔雀”的拳勁轟中。

    爆裂,糅和了“柔拳法”和“剛拳法”同時使出的“朝孔雀八卦式”既有著柔拳特有的滲透勁和點穴效果,也有著剛拳那種針對皮肉骨骼的強硬攻擊。

    換而言之,這種體術的威力幾乎無法抵擋,并且可以在命中的瞬間由內而外全方面地摧毀敵人的每一個細胞。

    下一秒,在黑暗的秘密基地上層建筑之中,一片猶如日出一般明亮,猶如孔雀尾羽般耀眼的火焰染紅了漆黑的夜色,而同時被拳勁轟飛出去的還有兩個熟悉的身影。

    噗通隨著輕微的響聲,山中風和油女取根的身軀終于落在這座小山村的地面,只是這兩位“根”的精銳成員的已經被剛才那一連串令人窒息的攻勢中被轟得近乎不成人形,早早地便在空中一聲不吭的斷了氣。

    緩緩走到那個被自己的“朝孔雀”轟出大洞的基地破壁處,迎著夜晚的涼風朝下面望去時,站在百米高空的寧次看著那兩具尸體冷哼道:“哼怪只怪你們跟錯了人,與日向為敵者,只有死路一條。”

    此時,上層位置的寧次憑借一己之力殺死了這兩位“根”的精銳,而在秘密基地下層建筑以及地底建筑內的戰火也逐漸有了平息的跡象。

    從下面傳來的慘叫和動靜變得越來越小,在下方冉冉升起的火焰之中,“鳩”的成員們一邊迅速屠殺著這個秘密基地之內的根部殘黨,一邊還有余力不斷地搶奪著各種情報。

    從這座秘密基地眼下的情況來看,他們日向一族的計劃已經得到了初步的成功,至于最重要的那個暗殺目標,志村團藏的命嘛

    那家伙真是個笨蛋,如果死在我手里的話說不定還能輕松一些呢。看著遠方的團藏離開的位置,寧次緩緩嘆了口氣,然后便轉頭回到了基地內部,開始幫助“鳩”的隊員們以最快的速度將這一帶掃蕩干凈。

    而在“鳩”正在這座“根”的基地里頭興風作浪時,數十里外的原野之上,一個看上去有些老邁的身影則是在不斷地朝著木葉村的方向跑著,前方的道路仿佛看不到盡頭。

    一片寂靜包裹著廣闊的大地,夜色之中只有偶爾從旁邊的樹林里傳來一些蟲鳴鳥叫,可立即又沉寂在了黑暗的世界。

    可是這種看似尋常的寧靜對于現在的團藏而言,毫無疑問是一種巨大的壓力,因為從他逃出來為止居然一個追兵和埋伏都沒有,這個情況著實奇怪。

    以團藏對于刺殺這項工作的了解來看,如果日向一族真的想要確實地殺死自己的話是不可能不在那個秘密基地之外設下伏兵的,這是基本中的基本才對。

    是日足的疏忽嗎?不可能,他如果是這么容易出現漏洞的家伙的話也就沒辦法把老夫逼到如此地步了還是說他們有什么別的

    咚!就在團藏邊跑邊思考的時候,他的心臟卻突然猛地發出了一陣巨響,仿佛在前方有一座巨型山峰正在朝這邊壓下似的!

    團藏立即本能地停下了腳步,而一個年輕的身影也突然出現在了旁邊的一座巨巖上,正用鷹凖搜尋獵物的目光注視著他。

    那對瞳孔,在月色的照耀下白得發亮,就像是通往冥府的道標。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36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