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我的婆婆懷孕了

正文 一個月期限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徐董兩家女人的聚餐因為楊靜住院推遲了兩天。原本徐丹青想在群里吆喝一聲,誰有空誰就上她家來拿禮物。

    董笑瑤把何貝貝的心事跟徐丹青說了之后,徐丹青很重視,在東講西講群里跟大家商定了聚餐時間。

    謝海霞在群里發信息:我還以為你這次去旅游玩得太開心把我們給忘了,回來好幾天了禮物都沒有給我們。

    徐丹青扯下嘴角回信息:我那次出門旅游沒給你們帶過禮物,我就是離開本市去農家樂也都給你們帶些農家蔬菜瓜果的。

    你也別那么省,出去旅游旅游唄,也給我們帶些禮物。我這里真沒有幾件你送的禮物呢。

    謝海霞被映射吝嗇,心里不忿,可是也沒話反駁,只能賣慘:我能跟你比嗎?一套房子就把我這輩子的歡樂都剝奪了。嫂子,這次回來忙什么呢?

    徐丹青見寫好些認慫,也見好就收:還不是因為瑤瑤婆婆住院了嘛,忙著幫瑤瑤帶孩子。不然怎么會現在才跟你們定日子派禮物。

    群里其他人見徐丹青和謝海霞這么快就偃旗息鼓了,也都出來冒泡了。

    徐丹妮:姐,楊靜怎么住院了,什么病?

    徐丹青:沒病,摔了一跤腰傷了。沒什么大事,過幾天出院了。

    董思勤:那瑤瑤辛苦了,又要帶孩子又要伺候婆婆。這么早就經歷這些,可見的娃。

    徐丹青看到董思勤冒泡,立刻給她發了一跳私微:你最近在忙什么?

    董思勤不知道是沒有注意到徐丹青的私微,還是在考慮徐丹青什么意思,一直沒有回復。

    徐丹青往群里看了看,一眾別人的兒媳婦都在訴說自己經歷過的苦難。

    徐丹青沒有加入進去,又私微了董思勤:我跟你說,瑤瑤說在商場撞見你了,你是不是偷偷摸摸在干什么事情?

    這一次董思勤很快回復:我干啥事需要偷摸了。我知道你說的事那啥,瑤瑤那是誤會。我那是給同事買的,她孩子滿月。

    徐丹青:你愛干嘛干嘛,你跟你家大教授都有文化,我就是提醒你一下,要生二胎先跟貝貝商量,她要是不同意你們怎么辦?

    董思勤:知道了,謝謝嫂子。

    到最后董思勤也沒有透露這二胎是不是懷上了。

    徐丹青把事情跟董笑瑤說了,董笑瑤跟徐丹青商量是不是跟謝海霞說說,聚餐那天好一起旁敲側擊。

    徐丹青:“這要好好想想,謝海霞跟董思勤因為分家產的事情鬧過不愉快。現在表面上看起來不錯,心底里到底怎么樣我們不知道。萬一弄巧成拙就麻煩了。”

    董笑瑤想想也是,這個事情也不能辦的太魯莽。

    楊靜在醫院住了七天后可以下床走路了,但是腰還不靈活,跟塊木板似的僵直,不敢隨便動,要扎著護腰。

    醫生看了復查結果說再住兩天楊靜就可以出院了。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楊靜能出院不代表腰全好了,還要做理療康復。

    林成海跟林楊商量:“好的醫院都在市區,我們現在住的別墅離市區遠,還要上下樓梯,你媽現在的情況不合適住那里。

    我想安排你媽住到你們的房子里,這樣也方便你每天送你媽去醫院做理療。”

    “跟我們一起住?”林楊第一反應是不愿意,“不好吧。”

    林成海心里雖然別扭,還是耐心問:“怎么就不好呢?你們的房子有四個房間,夠大,不會受影響。”

    林楊:“住進來了肯定受影響。你知道媽的個性,要求高,喜歡管東管西,住一起,婆媳矛盾好少的了嗎?”

    林成海皺眉:“你這么說是不肯照顧你媽了?”

    “我沒說不照顧。我每天去別墅接送我媽去理療不行嗎?”

    林成海生氣說:“你媽傷了腰,你讓她每天在車上來回坐三個小時?受得了嗎?這么折騰腰傷能好嗎?”

    林楊低聲嘟囔:“我怕瑤瑤不同意。”

    “我看是你不同意。你這個兒子白養了。”林成海怒氣沖沖說。

    如果不是在醫院,林成海真想揍林楊。

    “行行行。你別氣。”

    林楊怕把林成海氣病了更麻煩,連忙答應下來。

    董笑瑤這天接了嬌嬌回到家,一推開門看到楊靜穿著睡衣坐在客廳里看電視,愣了一下。

    “媽,您怎么來了?”

    董笑瑤還在客廳的角落里看到了輪椅,還有一部嬰兒車。

    她認得那車是蛋蛋的。今天蛋蛋沒有去早教中心,她以為今天楊靜出院,林成海沒有時間接送蛋蛋。

    楊靜看了看董笑瑤,笑笑說:“我出院就過來了。唉,我現在這樣想抱抱嬌嬌都抱不了,我好多天沒見著她了,想死我了。抱過來讓我親親她。”

    “林楊呢?”

    董笑瑤一邊把嬌嬌放到楊靜身旁的沙發上,一面尋找林楊。

    楊靜拉著嬌嬌的手逗著嬌嬌,說:“他和小陸出去買菜了。今天接我出院又在家里整理房間,忙了一天,剛才有點空,家里沒菜了。瑤瑤,該做飯了。你先把米飯煮上吧。”

    董笑瑤驚訝地聽楊靜說著,心想這是怎么回事:“媽,你出院怎么不回家,是有什么事嗎?”

    楊靜頓住了,停下逗嬌嬌,望向董笑瑤,淡淡地說:“我沒啥事,我在這里住一段時間。”

    “嗯?”

    董笑瑤事先沒聽林楊提過,完全不知道楊靜住進來這回事。

    楊靜也沒跟她解釋,只是催她該去煮飯。

    董笑瑤沒有心思煮飯。她出閣前沒煮過飯,跟林楊結婚后也沒煮過飯。何況她現在一肚子的疑惑。

    她把嬌嬌抱進兒童圍欄里,然后躲進臥室給林楊打電話,進臥室時經過對面的臥室,她看到里面打掃過了,床罩拿掉了,床上裝了兒童圍欄,圍欄里蛋蛋蓋著小被子在睡覺。

    “老公,你知道媽要住進我們家嗎?”

    董笑瑤覺得自己問了一句廢話,林楊去醫院接的楊靜,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是她就是像這么問林楊。

    “這事兒待會跟你說。我買了菜馬上就到家了。”

    林楊惴惴不安地掛了電話。

    接楊靜到家里住他沒有跟董笑瑤商量,沒有商量的余地。林成海生氣,楊靜罵他沒良心。

    如果不管董笑瑤樂意不樂意都要這么住進來,那還不如不告訴董笑瑤了,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怎么說都象是通知董笑瑤一聲而已。

    董笑瑤從臥室里出來,客廳里楊靜津津有味地看著手撕鬼子的電視劇。

    這又讓董笑瑤對楊靜有了新的認識,潛意識里她覺得楊靜應該討厭這種電視劇,喜歡看大表哥才對。

    楊靜自顧自看電視,董笑瑤看著圍欄里的嬌嬌,竟然有種沒話說的尷尬,好似這里的不速之客不是楊靜兒是她自己。

    十多分鐘后,林楊和小陸一人提著一兜菜回來。

    小陸放下菜,麻利地煮上米飯,再用奶鍋煮了蛋蛋的雞肉粥之后就回別墅去了,因為家里還有兩只大狗狗要照顧。

    董笑瑤陪著林楊在廚房里洗菜:“怎么沒跟我提過這事?”

    董笑瑤盡量把聲音壓低。

    林楊看了看廚房門口,也壓低嗓子說:“來不及說了。出院的時候我媽非要住過來。”

    林楊是不得已對董笑瑤撒謊,如果直說實情更傷董笑瑤。

    董笑瑤抬手擰了一下林楊的胳膊:“你不會拒絕嗎?”

    林楊側身躲開:“拒絕了。我都快成沒良心的不孝子孫了,你要是在場你也拒絕不了。”

    董笑瑤無語。

    她不是反感或者討厭楊靜才不希望她住進來。她是見過太多婆媳關系處理不好而影響夫妻感情的實例。

    “媽打算住多久?”董笑瑤只能盼著楊靜能早點回自己家住。

    “我媽住這里去理療的醫院方便,她腰不好不能坐太久的車。我媽傷的不重,我想等好了也就個把月吧。很快,眨眼就過。”

    林楊說完給了董笑瑤一個安慰吻。

    “好吧。只能這樣了。”

    董笑瑤出了廚房去照看嬌嬌,楊靜的視線從電視上移過來看了看她后又移回電視上。

    “我看著嬌嬌,你進去幫林楊吧。”

    董笑瑤順口說:“林楊一個人能行,不用我幫忙……”

    楊靜立刻轉頭望向她:“兩個人一起做能快點兒,還能增進夫妻感情。”

    董笑瑤回答:“他不喜歡我進廚房。”

    董笑瑤剛結婚的時候進過廚房幫林楊,林楊總說她什么都不會做,反而礙手礙腳,她一般就不呆在廚房里。

    楊靜哼了一聲:“哪有人不喜歡人幫忙干家務?你是不會做飯吧?”

    董笑瑤心里不舒服,她是不會做,林楊不嫌棄,再說了楊靜不也是不會做飯嗎。

    “媽,您有空教教我唄。”

    董笑瑤不示弱。

    楊靜盯著電視好一會兒才說一句:“做菜講究天賦。”

    董笑瑤低下頭偷笑,心想楊靜這個借口太過勉強,不喜歡進廚房就說不喜歡唄。

    “掙錢也講究天賦,光努力不一定能掙到錢,還有可能虧錢。”

    楊靜忽然又冒出一句。

    董笑瑤想楊靜這是在說她還是林楊?

    最近公司的業務有些停滯,她一直在考慮向海外發展。

    楊靜是不是聽到了什么風聲,不認可她的想法?

    不過她沒有打算跟楊靜辯解,現在公司由她打理,楊靜不明確干涉的話她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干。

    林成海拖著兩個行李箱來了,對董笑瑤說:“我們要在這里住一段時間,打擾你們了。”

    林成海的話讓董笑瑤覺得好接受一些。

    董笑瑤要幫林成海收拾行李。林成海不讓:“都是一些日常用品,吃完飯我來收拾就行。你照顧嬌嬌吧,蛋蛋如果醒了,也要麻煩你看看。”

    董笑瑤想起結婚之前徐丹青開的那場家庭會議,當時都擔心她要幫婆婆照顧兒子,唯獨她覺得沒有可能,如今她正抱著睡醒的蛋蛋準備喂飯。

    真是事事難料。

    林成海和林楊兩人在廚房里一起忙碌,很快一切都準備好了,只等米飯做好。

    用的電飯鍋煮米飯需要一個小時,還差十分鐘飯才煮好。

    要等米飯煮好了才能炒菜。

    楊靜哼了一聲說:“剛才要是能把飯煮上就正好。林楊,你怎么不教教瑤瑤怎么用電飯鍋煮飯,這很難嗎?”

    林楊很快地看了董笑瑤一眼,說:“我們沒有這么匆忙的時候。”

    “有備無患。”楊靜淡淡說。

    董笑瑤默默地喂著蛋蛋,假裝沒聽見。

    蛋蛋現在已經開始吃粥,沒有拿來嬰兒桌椅,臨時坐在嬰兒車里吃粥。

    董笑瑤第一次喂小孩子吃飯,摸不準節奏。

    蛋蛋又好動,不配合,時不時地扭開頭,董笑瑤費好大勁也沒能讓蛋蛋吃進去幾口粥,有好些粥還灑在蛋蛋的衣服上。

    楊靜嘖了一下伸手要碗:“你也是媽媽,喂孩子吃飯的技巧要懂。你這樣瞎喂,飯都冷了孩子也吃不了幾口,還會鬧肚子。”

    董笑瑤板著臉把碗遞給楊靜,心里不服氣。她的嬌嬌話沒有到吃粥的時候,等她有機會多練幾次肯定不會差。

    林楊看到自己親媽說自己老婆,心里很想幫老婆說幾句。看了看情形,又把話咽了下去。

    米飯煮好后,炒菜很快,林成海下廚,十幾分鐘就炒好了四個菜。

    楊靜讓林楊開了一瓶紅酒,說要感謝這些天大家對她的照顧,還要祝賀自己康復出院。

    四人圍著餐桌坐下后碰杯,林成海感嘆終于吃了團圓飯,說得楊靜竟然抹起了眼淚。

    這一頓飯是楊靜和林成海在懷了二胎之后,第一次和林楊董笑瑤一家人坐下來吃飯。

    上次楊靜和林成海過來做了一頓飯,林楊還生氣跑了出去,結果大家沒能坐下來吃。

    林成海安慰著楊靜,林楊低著頭擺弄著酒杯。

    董笑瑤如今做了母親,多少能體會楊靜的心情,覺得楊靜有點可憐,林楊太冷酷。

    晚上吃完飯,林成海照顧楊靜進房間洗澡。

    林楊在收拾飯桌,董笑瑤看著圍欄里蛋蛋和嬌嬌,兩個小不點又在咿咿呀呀不知道聊什么開心事。

    董笑瑤拉著林楊悄悄說:“你媽以前也這樣嗎?”

    林楊搖頭:“在我這里,我媽的人設就是懟天懟地的女漢子,只有她讓人哭的份。”

    “我就很想哭。”

    董笑瑤想到這才半天功夫,楊靜已經說她這不對,那做不好了,她從來做事都很有自信,不是她不會而是她不想。

    林楊摟著她安慰:“我知道你辛苦了。我媽就那樣,對誰都覺得對方不夠完美不夠優秀。

    你別理她就行。就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了啊。”

    董笑瑤心想一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楊靜如果總這樣挑剔,她不知道自己忍耐的極限會是一個月還是不到一個月。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36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