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妙影別動隊

正文 722. 確認無誤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幸虧上官謙戴著大口罩,聲音有些含混不清,所以沒有引起周圍同事的注意,大家只是回過頭去望著上官謙“上官醫生,你怎么啦?”

    “哦,沒什么,可能手術時間長了一些,我有些頭暈,你們先走吧,我在走道上坐一會兒。”

    “上官醫生,你今天辛苦了,這個手術一做就是五個小時,不過手術很成功,終于把王師長給救了回來。”

    “大家都辛苦,都辛苦。”上官謙朝同事們揮了揮手,便坐在了走道上的長凳上。

    凌云鵬已經從上官謙的反應中明白了,這位就是他要找的上官謙,見那些醫護人員走了之后,走道上空無一人,他便走到上官謙的身邊,坐在他身旁。

    “上官醫生,您好!”凌云鵬跟上官謙打了個招呼。

    “你認識我?”上官謙望著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年輕人,輕聲問了一句。

    凌云鵬笑了笑“你我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我相信你一定認識我。”

    聽凌云鵬這么一說,上官謙再次仔細打量了一下凌云鵬,輕聲問了一句“難道你真的就是彭先生的兒子云麟嗎?”

    凌云鵬點點頭“十多年過去了,雖然你我素未謀面,沒想到上官醫生一眼就知曉我是誰。”

    上官謙不禁眼睛一紅,彭若飛對他而言,絕非一般的人生過客,彭若飛是他的人生導師,是他的啟明星,是彭若飛開啟了他對這個社會不同階層的認識,是彭若飛幫助他對這個世界有了更深的了解,是彭若飛豁達的人生觀改變了他,是彭若飛那充滿魅力的人格感染了他,他為此生能結識這樣一位高尚的人而深感榮幸。www.6zzw.com

    彭若飛犧牲后,上官謙曾經有好多次夢見過彭若飛,夢中的他還是那么儒雅謙遜,那么冰清玉潔,那么堅毅不拔,他知道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彭若飛的形象在他心中已深深地扎下根了。

    “你跟你父親長得真像。”上官謙感慨地說道。

    “上官醫生,我一直想見你,感謝你當年為我父親,以及我的養父康鈞儒所做的一切。”凌云鵬真誠地向上官謙表示感激“要是當初沒有你的出手相助,我父親的冤屈也難以洗刷,我康爸也不能幸存下來。”

    上官謙拍了拍凌云鵬的手“說起這個,我感到很慚愧,當初唐崇信和龔培元準備槍殺你父親時,我只能束手無策地站在那兒,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把你父親從醫務室里帶走,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你父親被帶走的那一天,那天天氣很冷,你父親穿著單衣,被那伙劊子手架著在雪地里拖行。之后沒多久就得知你父親被槍殺的噩耗。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我真想手里有把槍,把那些惡魔統統殺掉。”

    上官謙的回憶讓凌云鵬再次陷入悲傷之中,一想到父親慘死在獄中,他只感到自己渾身的血液凝固了,手腳冰涼,胸口像是被壓了一塊大石頭,連呼吸都是痛的。

    “我這輩子最欽佩的人就是你的父親和你的養父,雖然你的養父后來去了南京,但我覺得他絕不會是個漢奸,他一定是帶有某種使命的,否則他也不會讓我與他的組織聯系了。”

    雖然上官謙是第一次見到凌云鵬,而且凌云鵬身著國民黨的軍服,但在他眼里,凌云鵬終究是彭若飛的兒子,他的身上流著彭若飛的血液,在兩位杰出的父親潛移默化之下,凌云鵬也一定是個有著堅定信仰的鯤鵬之才。

    “上官醫生,此生有幸能見到你,讓我當面表示對你的感激,算是了卻了我多年的心愿,我現在在戴雨農的手下謀職,我今天來找你,是想要讓你來確認一個人。”

    凌云鵬說著,從衣袋里拿出那張石天保的照片,遞給上官謙。

    上官謙一看,立即咬牙切齒地說道“這人燒成灰我都認得,他就是當年殺害你父親的兇手,殘害你養父的劊子手,龔培元,這人的手上沾滿了人的鮮血。”

    盡管凌云鵬早已心里認定了石天保就是龔培元,但一旦確認無誤之后,滿腔的怒火陡然升騰起來,面對這個加害父親與養父的兇手,凌云鵬真想把他碎尸萬段以解心頭之恨。

    “他現在在哪兒?”上官謙問道。

    “我們正在查他,他極有可能是打入軍統的一名日軍鼴鼠。”

    “這人竟然已經淪為漢奸走狗了,不過我也不覺得太驚訝,這人本身就是那種有奶便是娘的人,且嗜血成性,你們一定要把這個混蛋挖出來,嚴懲不貸,我希望能早日看到他和唐崇信伏法的那一天。”

    “上官醫生,你放心,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些漢奸走狗一定會得到應有的下場。”

    凌云鵬站起身來,跟上官謙緊緊擁抱“上官醫生,多保重,我相信我父親的理想終會有實現的那一天,我希望你能見證這一天的到來。”

    “我相信,我相信會有那一天的。”上官謙點點頭,眼里滾落出兩行熱淚。

    凌云鵬與上官謙告別之后,便乘坐局座的專車又回到了軍統總部,凌云鵬三步并作兩步地跑向局座辦公室,把調查結果告訴局座。

    “局座,我已經確認了,石天保就是龔培元,上官醫生一眼就認出他了。”凌云鵬將照片交還給局座。

    “好啊,這個狡猾的鼴鼠,竟然鉆到我眼皮子底下了。“局座死盯著龔培元的照片,咬牙切齒地說道。

    凌云鵬隨即判斷道“既然這樣,我們就能斷定宮澤一定是得知了那份假電報的內容,而今天上午宮澤犯病決非偶然,龔培元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我現在推斷,前天夜里,龔培元給蘇老師他們送的韭菜盒子里可能摻雜著迷藥,使得蘇老師昏昏沉沉,久睡不醒,雖然蘇老師說他曾有懷疑有人給他下了迷藥,但第二天他發現腰間的鑰匙還在,那封假電報的電文稿還完好無損,便以為這份假電報還是安全的,但我懷疑這份假電報已經被龔培元偷拍了照片。”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36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