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情劍風云訣之神琴魔劍

正文 第372章,義俠現雄風,山林知己在。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晚風輕輕吹,枝葉搖曳聲,發出“嘩嘩——”之聲。夜鶯啼叫,山林之中看起來很幽靜,其實一點兒都不安靜,奇異叫聲,一聲連一聲,起聒耳之雜音,傳自然之物響。夜幕降臨,夜空朦朧,周圍籠罩一層層黑色的篷布,可視之處,不足四五步。

    忽聞耳畔有人馬喊叫之聲:“江南李大俠在此經過,閑雜人等速速離去。”

    此聲接彼聲,聲聲如洪鐘一般,驚飛樹上窩鳥。隨風傳來,常人聽了,定然會聞風喪膽。藍千浩對此聲置若罔聞,繼續向前緩緩行走。

    何天儷趕到藍千浩面前,攔住藍千浩問道:“喂!你那位武林第一美人如今在何處?”

    藍千浩止步,望之何天儷說道:“這與你無關!”

    一句話說的及其冷漠,有一種想說又不想說之氣,說完之后,藍千浩便繼續向前趕路。

    何天儷自討無趣,只好呆在原地呆呆望著藍千浩。

    “嗖嗖——”一陣輕微的飛行之聲傳到藍千浩耳畔。藍千浩立即止步,觀望周圍呼道:“是什么人鬼鬼祟祟,藏頭露尾,還不現身出來。”

    隨之藍千浩一聲叫喚,樹林之中傳來“呵呵”笑聲。

    此笑聲如同歌唱一般,扣人心弦,動人心魄,不由地讓人沉醉其中。藍千浩一聽笑聲說道:“在下已經知道姑娘是何許人也?既然來了,為何不現身一見。”

    “千浩公子請前行千步再向北行,便可見到我家小姐!”有人呼道。

    何天儷一聽,飛身向一側樹林趕去。

    藍千浩一望何天儷身影,飛身向前,躍身到何天儷面前說道:“姑娘什么意思?”

    何天儷揚劍說道:“此人裝神弄鬼,真是豈有此理。”

    藍千浩一笑說道:“你不是此人對手,莫要管我的事情。”

    藍千浩按照樹林之中傳來聲音尋覓而去。到了樹林向北,不知又走了多少路。見有兩老翁,一人背著木匣子,一人手中捧著一柄長劍。有一婉麗女子背身站著。藍千浩一看陣勢,便知曉是候翊婷趕到自己前面了。便深深行禮作揖說道:“想不到姑娘卻走到在下前面了。”

    “藍千浩!你為何不丟下本姑娘獨自一人趕路?”候翊婷緩緩捩轉身子,輕柔問道。

    藍千浩說道:“在下怕姑娘不與前來,那晚我與令兄見到那夏云茜,她指責我等四人,我心中不是滋味,便先行一步。請姑娘莫要生氣。”

    候翊婷雅容甜笑,說道:“我豈非那種專愛生氣的小女子,既然你先我們一步,為何又落到后面。”

    藍千浩說道:“姑娘!在下一路上見到不少事情,忍不住便管了幾件閑事,自然是慢了一些。”

    候翊婷“呵呵”一笑說道:“這也沒有錯,天下人管天下不平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也是我輩江湖人理當做的事情,不知公子可遇到什么奇怪事情?”

    “說起奇怪之事,在下倒是遇到過一些。”藍千浩說道。

    “哦!什么事情?”候翊婷上前問道。

    藍千浩近前一步說道:“江南鏢局聯合武林之中十幾家鏢局高手不知運輸何物,甚是奇怪,另外在下還遇到一位相師,說了一些令人費解之言。”

    “想必這等事情,并不能困擾千浩公子吧!”候翊婷笑著說道。

    “自然是,只不過是在下之見,不能證明其怪異之處。”藍千浩謙恭說道。

    候翊婷“哈哈”一笑說道:“那江南鏢局之人所運之物,雇主并無說明期限,至于那相師之言,說公子會有殺身之禍,并非是無中生有,我等此番前去,猶如闖進龍潭虎穴一般,生死又豈能預見,那相師只說了死,卻忘了生,人在世上,自己想要活著,總有活下來的勇氣與策略。”

    候翊婷說了說之后,淡然一笑,凝望南側樹林說道:“樹上的朋友,請現身出來。”

    候翊婷一呼,只見何天儷落身下來,一望靜雅雍容的候翊婷一笑說道:“原來是武林大小姐。”

    候翊婷“哈哈”一笑說道:“姑娘輕功大有精進,不過是急于求成一些,以后恐怕會遭到反噬。”

    何天儷一愣,說道:“不必勞煩姑娘指點,我自然知曉。”

    候翊婷“哈哈”再笑說道:“何姑娘不必處處想著與我為敵,那本姑娘有一事要問問何姑娘,那江南鏢局李大俠運送之物究竟是何物,為何要一直運到關外去?”

    何天儷一聽,臉上出現一絲絲沉靜之氣,瞪著候翊婷說道:“本姑怎么知道?那是人家李大俠與雇主之間事情,小女子在樹林之中,只是見爹爹昔日故友有難,急公好義,出手相助而已。”

    候翊婷嘴角露出一抹笑說道:“好吧!姑娘既然來了,我不能讓姑娘深夜獨自趕路,那就到此休息,明早姑娘便自行離去。”

    何天儷扭過頭說道:“用不著!”

    何天儷轉身離開。

    藍千浩問道:“莫非姑娘懷疑何天儷是雇主。”

    “哈哈!本姑娘也是有一些疑惑而已。據聞大內宮中,從南洋海域外國度買來一種威力驚人的雷光神器,此物可以將一座山夷為平地,此物之前被一群江湖上盜匪偷走,從此便下落不明,若是此物就在江南鏢局之人手中,那送往關外的目的就不是很簡單了。”

    “哦!所以,姑娘的意思是,鐵匣子里面是雷光神器?”藍千浩問道。

    “那只是本姑娘猜測而已。且行且看吧!”候翊婷說道。

    藍千浩思慮片刻說道:“那好!我等就與那李大鏢頭一起趕路,同樣是去關外,總能看到鐵匣子之中是何物!”

    “哈哈哈——”忽然有人發出朗笑之聲。

    藍千浩飛身躍起,在黑漆漆夜空之中不見身形。片刻之后,藍千浩揪著相師到候翊婷面前說道:“就是此人斷言我會遇到殺身之禍。”

    候翊婷一望相師,說道:“公子請松手!”

    相師見候翊婷立即跪拜說道:“屬下見過大小姐!”

    藍千浩納悶,問道:“莫非你與此人熟悉。”

    候翊婷“哈哈”一笑說道:“此人是正氣盟之中總管,我認識也不足為奇,此人在我爹那里學的一些形象占卜之術,斷言也格外準,只是不知此人不在正氣盟總壇,來此作甚?”

    說著,候翊婷目光移到相師身上。

    相師一聽,立即說道:“屬下是為護鏢而來。”

    藍千浩一聽,好奇問道:“護鏢!這是何意?”

    相師說道:“此番送鏢,并非是一家鏢局,打上旗號便是江南鏢局,只是還有不少鏢局參與其中,都是一位神秘人重金請來。另外還有一些武林高手也在暗中相隨,我知曉此事之后,心中覺得很是疑惑,便應了這護鏢差事,想要查清楚其中陰謀。”

    候翊婷問道:“那些武林高手是不是重金請來護鏢?”

    相師搖搖頭說道:“不是,是自愿加入其中。”

    藍千浩一聽說道:“這就怪了!若有人無償護送,不需要鏢局出手,雇主為何要這般作為。”

    相師說道:“聲東擊西,或許鏢師運送之物是假的,或許是真的。不過,雇主最終目的是將一件神秘東西運到關外天奇山。”

    候翊婷一聽,問道:“目的地是天奇山嗎?”

    相師點點頭說道:“不錯。”

    藍千浩一聽,思忖片刻說道:“如此說來,那一定是雷光神器,只是雇主不可能讓人知曉是此物,一定會親自護送。”

    相師接著說道:“可是我等有八人暗中保護鏢局,誰也沒有見過雇主真面目,都是收到一份神秘的書函。”

    候翊婷“哦”一聲問道:“那書函上寫了些什么?”

    “滅天奇,送鐵匣,護李鏢頭,武林安。”相師說道。

    “可知是何人書寫?”藍千浩問道。

    “對方沒有署名,我等也不知曉。”相師說道。

    候翊婷思量片刻問道:“那出動另外七位高手是?”

    “何天儷,丐幫王長老,秦二先生另外四位位便不知曉了,誰也沒有見過另外四人。”

    藍千浩聞之,一望雅然動人的候翊婷說道:“看起來,又是一個武林秘密,那丐幫王長老與秦二追著張玄書無處可逃,怎么與何天儷一起護送鐵匣子,實在是有些奇怪!”

    相師行禮說道:“想必那李大俠的隊伍已經經過此地,屬下先行告辭!”

    候翊婷揮揮手說道:“先生,大事要緊,請保重!”

    相師轉身,快步離開。

    藍千浩說道:“最近江湖上出現很多不可思議事情,雷光神器,還有那何天儷武功源自何處,好像又多了一些秘密,甚至還有那玄武教主,又如何知曉我等,突然間出山,似乎不太尋常。”

    候翊婷微微一笑說道:“這是武林,自然是亂象叢生,不足為奇,只是,眾人運送真是雷光神器的話,那一定是針對天奇劍派而去。一場驚險大戰在所難免。”

    “姑娘怎么也擔心天奇劍派?”藍千浩問道。

    候翊婷很干脆回答說道:“并非是我擔心天奇劍派,江湖上門派之爭在所難免,只是生靈涂炭,實在是不忍再見。”

    (//)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36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