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天道罰惡令

正文 第九百八十四章 拿宗親府開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大人,不辱使命,我們不僅僅在蕭然的衣冠冢之中發現了他的畫像,還發現了一些奇怪的竹簡。www.luanhen.com”

    太陽西斜的時候,陸鼎亨回來了,帶來了一副畫像還有一卷竹簡。陸笙先展開竹簡,僅僅看了一眼臉色驟然大變,因為竹簡上的文字竟然是用冥文刻制的。

    “冥文……好嘛,這個蕭然果然有問題,可能四靈福將的相繼意外死亡也和他有關了。”說著,陸笙展開畫像看了一眼。

    僅僅一眼,陸笙的臉色就猛然間大變。

    身形一閃,陸笙拿著畫像來到了書房之中。這副畫像上是一個中年文士,留著飄逸的長須。但看到畫像的第一眼,陸笙就覺得這個人眼熟。

    陸笙回到房間,拿出一張紙,輕輕的蓋住畫像中蕭然臉的下半部分。當再次看向被蓋去胡須的蕭然之后,這張熟悉的面孔就深深的觸動了陸笙的神經。

    “是他……竟然是他,想不到會是他……”

    陸笙收起畫卷,在辦公室中來回踱著步,過了一會兒,身形一閃來到后院。

    后院之中,紫玉真人正在和步非煙論道交流境界心得,現在的步非煙已經步入不老境后期,實力的水漲船高也讓步非煙可以更深程度和同道高手探討以彼此印證。

    看到陸笙到來,兩人停下了問道。

    “真人,煙兒,我有事要離開一下,玄天府之中,還請你們坐鎮了。”

    “你要去哪?可有兇險?”步非煙連忙站起身擔心的問道。

    “應該沒有,我只是去求證一下。說起來,我應該找到幽冥使者的真實身份了。”

    “幽冥使者?他不是已經被元道友擊殺了么?”紫玉真人疑惑的問道。

    “但可能……并沒有。”陸笙話音落地,身形瞬間消失不見。而在琢磨陸笙這句話的意思的紫玉真人卻突然間意識到了什么,臉色猛然一邊,眼中蘊藏著濃濃的駭然。

    突然,紫玉真人掏出一塊玉牌,掐動法訣,“師弟,你速來涼州尋我。”

    終南山巔,依舊郁郁蔥蔥。社稷學宮的廢土之中依舊如那天的模樣。甚至陸笙那天晚上匆匆而來,還沒來得及探查就因為幽冥使者突襲玄天府而急忙離去。

    有一點,陸笙應該更早的警覺,但接連不斷的事情和變故讓陸笙一時間沒有想起來。swisen.com

    那便是,幽冥使者是怎么做到打破社稷學宮的護山法陣從而屠戮整個社稷學宮的。打破護山法陣沒有那么簡單,而社稷學宮的尋子路也已經突破了不老境沒那么容易被殺。

    就算幽冥使者有著紅塵仙的實力,尋子路憑借著護山法陣也能利于不敗之地。更何況,激烈的交戰會驚動陸笙,道庭玄宗。從理論上講幽冥使者不應該能屠戮社稷學宮尤其是在陸笙他們趕到之前完事。

    如果以既定的事實推算的話只有兩種原因,第一,護山法陣并沒有開啟,第二是幽冥使者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了社稷學宮之內。

    陸笙踏入社稷學宮之后,先是來到了尋子路的白玉尸身之前,從白玉尸身之上,陸笙還能清晰的看到兩處致命傷。一次在后背,一次在胸膛。

    這兩次致命傷的位置都極為堂堂正正,而作為習武之人,甚至是不老境的高手,怎么可能被對方擊中自己的要害之上。要么對方的修為比起尋子路高出太多,尋子路根本無法抵擋。

    要么,是尋子路根本沒有防備。

    陸笙來到陣法的睜眼之處,護山大陣已經被破壞殆盡。廢墟之中的青空石上,密布著如絢麗星辰的符文。而且,這些符文都保存完好。

    這就是最大的問題,如果是從外部將法陣打破的,最先破損的就是這些符文。陣法破碎,符文完整,這就意味著法陣是從內部被攻破的,而且,就算是內部攻破符文法陣也會破碎,只有一種情況下,符文法陣被破壞之后符文保留完整。

    那便是護山法陣根本沒有被開啟,在沒有開啟的前提下,護山法陣被毀滅。

    甚至,陸笙專業的判斷之中,社稷學宮的人幾乎在沒有反抗之力的情況下被大面積的殺害。社稷學宮措手不及,甚至連防備的時間都沒有。

    陸笙走過社稷學宮的廢墟,有的人正在研究學術,有的地方正在給學生講課。但現在,這些教課的院士,聽課的學生都已經化作了一具具尸體。

    陸笙檢查過一個學生的尸體,眉頭不禁皺起。這個學生看著年輕,但其實也是有著道境修為了。也難怪,能夠被社稷學宮看重收為弟子的,哪個不是驚才絕艷之輩?

    更何況江湖武林之中,現在有名有姓的高手也都是道境宗師,社稷學宮的弟子不是道境的真不多。

    修為的水漲船高也就造成一個不便地方,陸笙不能從尸體的腐爛程度來辨別被殺害的時間。道境宗師,尸體一年都不腐,這到底是三天前被屠戮的還是更久之前被殺害的?時間上就有很大的空間。

    按理說,應該是那天。因為陸笙感應到那如驚天動地的震動余波,必定是一招定生死的碰撞。可從尋子路身上的傷勢來看,他根本走不到一招定生死的這一步。

    社稷學宮的法陣一直都是開啟狀態,幽冥使者怎么就趁其關閉的時候偷襲?而且為什么會關閉?

    這些都是影響到社稷學宮被屠戮的關鍵因素,這么多條件加起來,缺失任何一個條件社稷學宮就不會被屠殺。如果不是社稷學宮在一天之內把所有的致命錯誤都犯了的話,就是這一切都是由精心安排而且還是內外配合。

    陸笙檢查了好幾具尸體,都無法判定死亡時間。

    突然,陸笙在意到一個院士教員手中緊緊拽著的教案。陸笙好奇的取出,這是教案的記錄。就好像后世的老師們的備課筆記。這一課要教什么,重點是什么?怎么教之類的。

    這是個很負責的院士,應該也是一個真正的學者。對教案寫的非常詳細,從他的教案中可以翻閱到他三天一堂課,每一堂課講了什么,傳授了弟子什么樣的道理。

    但是……筆記的最后一次記錄是十天前,距離社稷學宮出事那天正好七天。按理說,出事的那天,他應該做的是教案上下一堂課。而且,出事那天,應該也不是他上課。

    從這個教案上判斷,這位陸笙叫不出名字的院士真正的死亡時間是在十天前。但陸笙三天前感應到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才發現社稷學宮已經被屠戮。

    時間上,是對不上的。

    得到這些訊息之后,陸笙心底的推算變得清晰完整了起來。陸笙一招手,將尋子路的白玉尸身抱起,破碎虛空消失不見。

    再次回到涼州玄天府的時候,紫衣真人也已經到了玄天府。看到紫衣真人,陸笙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看來紫玉真人也已經猜到了。”

    “陸大人,可是元先生有問題?”紫玉真人有不可置信的語氣苦笑的問道,“你之前才說幽冥使者可能并沒有死。但幽冥使者明明已經被元先生擊殺了,要是幽冥使者沒有死的話,元先生不可能不知道!”

    “真人,我就想知道,元先生可是會一種類似于一氣化三清的神通?”

    “哎——”聽到陸笙的這個詢問,紫玉真人的臉色更加凝重了,“江湖武林中一氣化三清的絕學,其實最初也是傳授于原始洞天,原始洞天的絕學之中,一氣化三清乃是至高的神通,一人化三,雖然修為會有所削弱但人數上占有極大的優勢。

    就算元天靈沒有證得紅塵仙境,憑借一氣化三清,單打獨斗之下貧道未必是他的對手。只是一氣化三清的絕學并不是真正的分身術,其還是有范圍限制的。分出來的虛影雖有實體,但不能距離過遠,最多在方圓百丈之中。”

    “等等!”紫衣真人突然好奇的看著陸笙,“陸大人是懷疑元先生就是幽冥使者?你懷疑他在用一氣化三清的功法在左右互搏?”

    “不錯。”

    “這……恐怕不太可能了。元先生七天前就來了道庭玄宗,一直和我們師兄二人在一起,三天前社稷學宮被幽冥使者所害他尚在與貧道論道……”

    “就算將一氣化三清修煉到前無古人的境地,也不可能分出兩人一人在中州,一人在秦州啊。”

    “這個答案,恐怕需要元天靈親口告訴我們了。兩位道長,我們何不去京州親口詢問?”

    “也好,誤會還是說通的好,你懷疑我,我懷疑你就是自亂陣腳,窩里斗。”

    四人身形沖天而起,化作流光沖向京州。

    四人都是不老境的絕世強者,在氣勢沒有收斂的情況下,所到之處天地生靈皆會蜷縮在地上瑟瑟發抖。

    修為越高,感受到的壓力越強。

    這些天,姒麟被京州的門閥貴勛攪得是頭痛欲裂,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之一姒錚,卻逍遙自在的躲到新宮躲清閑去了。

    姒麟心想反正都要遷都了,遷都儀式之前住進去又咋地了?也趁著夜色悄悄的躲到了新宮,讓那些門閥貴勛在舊都城鬧吧。

    陸笙等人掠過京城,仿佛一只大手,狠狠的按住了沸騰的京城。整個京城突然間安靜了。

    “陸笙這是回來了?”

    “好啊,終于回來了,諸位王侯將相,走,進宮和陸笙對壘去——”

    “你瞎么?沒看到這是什么陣勢?先看清楚陸笙這是要干啥,他們去了哪里?”

    “不好啦……陸笙這次是沖著宗親府去的,他這是要……拿宗親府開刀啊——”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36选7开奖